blog

和解被用来“为布什下两次富人减税”。

<p>美国民主党众议员艾伦格雷森(Alan Grayson)因使用政治言论而闻名</p><p> 2010年3月3日,他与R-Minn的众议员米歇尔·巴赫曼一起出现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拉里·金现场,她也从反对的意识形态角度出类拔萃</p><p>巴赫曼开始交流时说,参议院不应该通过使用和解来完成医疗改革,这种议会策略只需要50票,而不是需要停止过票的60票</p><p>巴赫曼表示,参议院必须“打破自己的规则才能通过该法案”</p><p>格雷森自然不同意</p><p> “我尊敬的明尼苏达同事完全错了,”格雷森回答道</p><p> “参议院的规则中没有任何内容可以阻止和解</p><p>总共使用了22次,共和党人使用了14次</p><p>如果布什的两次富人减税已经足够好了,那么为所有美国人提供医疗服务就足够了</p><p>”在我们了解医疗改革是否符合议会和解规则之前,我们必须等待事件发生</p><p>关于此事的最终呼吁可能取决于立法的编写方式以及参议院议员和参议院议长的决定,这是副总统履行的职责</p><p>我们从之前的报道中得知,格雷森也是正确的,共和党使用了22次,共和党人使用了14次</p><p>在这里,我们想检查格雷森的说法,即和解被用来“为布什下两次富人减税”</p><p>我们和Grayson的工作人员一起检查,他们说他指的是2001年和2003年通过的大幅减税</p><p>我们检查了投票,两者都是通过和解通过的</p><p> 2001年的减税政策通过了58-33</p><p>所有共和党参议员(除了约翰麦凯恩,R-Ariz</p><p>)都由12位民主党人加入,以通过这项措施</p><p>但是减税是所有税务申报人的全面降息,格雷森在将其描述为“富人”时省略了这一细节</p><p>确实,富人倾向于支付最多的税,因此他们的税收账单下降幅度最大</p><p>但许多其他纳税人的税收也出现了下降</p><p>我们之前的报道表明,布什时期中产阶级的减税成本高于最高收入的减税成本,因为中产阶级的数量超过了富人阶层</p><p> 2003年的减税政策也通过和解获得通过</p><p>这些争议更具争议性,因为此时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战争已经开始,同年晚些时候国会通过了Medicare处方药的好处</p><p>参议院的投票结果为51-50,副总统迪克切尼打破平局</p><p> (副总统在技术上是参议院的总统,可以打破关系</p><p>)在这次投票中,只有两名民主党人加入了共和党人的行列</p><p> 2003年的减税措施包括一系列措施,但最显着的减税措施是对股息和资本利得税征税</p><p>通常情况下,这些税收是按投资收入计算的,而这些减税往往会给收入较高的纳税人带来更大的收益</p><p>格雷森将这些措施描述为“对富人减税”,尤其是2001年的削减措施,当税率在各个收入类别中回落时,他们采取了一些自由</p><p>尽管如此,富人确实从减税中获得了显着的好处,因为他们支付的税金最多,而2003年的一揽子计划尤其如此</p><p>格雷森认为减税都是通过和解来实现的</p><p>事实上,2003年的投票通过了最窄的利润率</p><p>因此,

查看所有